扶贫腐败的N种难看吃相|透视

摘要: “蚊子腹内刳脂油,鹭鸶腿上劈精肉”。

10-09 09:48 首页 北京日报公道


腐败,已经为人不耻。扶贫腐败,无异于在蚊子腿儿上刮肉,更让人深恶痛绝。扶贫“最后一公里”处,容易出现哪些问题?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日前曝光了九起扶贫领域腐败案例。从中,倒是可以窥见好些扶贫腐败的典型姿态:

    

★最直接:把扶贫资金当“唐僧肉”

湖南省凤凰县禾库镇吉乐村党支部原书记隆作仕虚报牛羊数量,骗取扶贫资金8.18万元。

 


扶贫资金是困难群众的救急钱、救命钱。然而,有些干部却不择手段、玩尽把戏,只为吃上一口“唐僧肉”。此前,中纪委网站曾曝光湖南某县的扶贫项目,经过层层“雁过拔毛”,1000万被拔掉了677万。

    

更有甚者,为了“制造资格”分杯羹,有的干部虚报扶贫对象,“争贫困”“装贫困”,巴不得穷人越多越好。如果人数不够,那还可以“虚报牛羊数量”。

    

至于程序监管,当然有,只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比如款项发放一般都会要求的“签字画押”,也难不倒某些“瞒天过海”者。河南省灵宝市大王镇某扶贫干部,假借发放种子的名义,欺骗群众进行签名,骗取国家补贴款8.23万元。 

    

略含蓄:把“贫困资格”当寻租工具

广西壮族自治区全州县枧唐镇金屏村原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俞成荣先后收受10户实施危房改造的村民好处费共计2.52万元。


贫困,当然没有人喜欢。然而有了种种扶贫政策,“贫困资格”竟成了某些人竞相争抢的对象,某些人眼里有利可图的生意。收受农村危房改造户好处费、芝麻官拿贫困资格搞“权力寻租”……如此欺上瞒下、中饱私囊,便出现了“扶富不扶贫”、“扶官不扶民”、“扶强不扶弱”等等怪象。

    

这种方式似乎略“含蓄”、好像扶贫资金也都发放了,然其害大矣。那些能够找到“门路”的人,很多时候并非“无路可走”的真帮扶对象。若“关系扶贫”“人情扶贫”不绝,那真正的困顿者,被帮助的机会只能越来越少,又哪里谈得上精准扶贫?


稍曲折:把关验收“松松手”

  黑龙江省拜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原党委书记兼局长、时任县扶贫办主任刘文阁等人,在监理方提出企业未按照设计施工、偷工减料、达不到验收标准的情况下,仍要求通过。此后,部分大棚倒塌,造成国家经济损失354.08万元。 



扶贫工程,涉及钱款往往数额不菲。扶贫干部手中,掌握着工程委派、监督、验收大权,说白了就是工程的把关人。此关一松,蕴含政策暖意的扶贫工程,多半也就成了黑心工程,甚至累积安全风险。

    

对于贫困资格的审核严上加严,对于扶贫工程的验收却如此手松,这样的“选择性失明”尤其伤害政府公信力。

    

太失责:干部与钱同被骗

四川省古蔺县民政局政策法规股股长、时任县扶贫办综合股股长王怀林等人,在审核3家公司申报扶贫贷款财政贴息资金材料时,未发现伪造、篡改贷款合同等造假问题,致使3家公司骗取财政贴息19.88万元。


    


看来,想占扶贫政策“优惠”的还大有人在。扶贫资金,自然应当被用在困难群众这“刀刃儿”上。手握审核权的干部们,一定要时刻谨记自己的工作,关乎贫困线下老百姓的基本生活。明确肩上责任重大,凡事尽职尽责,才能少犯低级错误,省得被人钻了空子去。

    

纯诈骗:要拿补贴先交钱

陕西省合阳县洽川镇莘里村党支部书记潘朝阳以“捐款”名义向申请旅游产业扶持资金的贫困户每户收费5000元。


扶贫扶贫,自然是要去帮助贫困者。按常理说,扶贫项目,没有倒向百姓要钱的道理。而这位干部,竟然巧立名目、明目张胆问贫困户要钱。无独有偶,山东菏泽市定陶区冉堌镇秦王楼村也曾出过一桩“奇事儿”,国家扶贫专款购买的扶贫羊,分到贫困户手上居然要交每只200元的保证金。后来发现违规收取的3.68万元,都存在时任秦王楼村书记王现明的个人账户里。可见,扶贫项目若要钱,那多半就是“诈骗”了。

    

公道短评


“蚊子腹内刳脂油,鹭鸶腿上劈精肉”——有人以此形容扶贫腐败,其恶劣不用多言。在强力反腐的大背景下,扶贫腐败尤其应该被关注。

    

一来,扶贫对象,都是极需要帮助的,扶助他们过上好日子,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点难点之一,也是民生温度的体现。二来,贫困户文化水平普遍不高,对政策了解程度不深,对程序要求没有概念,靠自身发现并检举基层干部违法的可能性有限。任务既艰巨,贫困户又弱势,这就更需要加强监督。监督所向,不只是种种贪腐欺瞒劣行,还应当有庸政懒政怠政。

    

基层扶贫,面临着纷繁复杂的现实情境,工作难度可以想见。那些腐化堕落者,会千方百计刮肉敛财;而那些一心为民者,则会克服万难去帮助困难群众。尽最大可能唤醒、强化干部的为民之心,听起来虽然抽象,但确为激励干部工作“千条万条的第一条”。


※图片来源于网络。  

  



【版权声明】本公众号发布或推送的所有内容,除注明来源外,版权均属北京日报社所有。欢迎合作,拒绝剽窃。同道者可直接留言或后台联系。


本期编辑:胡宇齐


首页 - 北京日报公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