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哥闯海南(15):美军入侵伊拉克,使厂里大赚了一笔

摘要: 据说入住宾馆的夜总会里有个小姐,两天时间就挣了一套房。

10-06 04:16 首页 故事长沙


长沙满哥闯海南(15)

文|跑哥   编辑|马桶   图片来源|网络


点击以下蓝色标题直接阅读之前章节:


长沙满哥闯海南(一):头一次看见蟹黄,还以为是屎

长沙满哥闯海南(2):典当行里的江湖套路

长沙满哥闯海南(3):中央“6号文件”,令各地资金疯狂逃离

长沙满哥闯海南(4):这家伙是定时炸弹,迟早要你的命!

长沙满哥闯海南(5):保镖被人砍掉四肢,惨死街头

长沙满哥闯海南(6):财运来了,挡都挡不住!

长沙满哥闯海南(7):一场轰动全城的业余足球赛

满哥闯海南(8):混得好就莫回来了,长沙太小,不适合你

满哥闯海南(9):少年叔侄如兄弟,呷酒唱歌都一起

满哥闯海南(10):辛苦打拼好几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满哥闯海南(11):风萧萧兮江水寒,宝哥一去兮几时还?

满哥闯海南(12):我也想红颜相伴,仗剑走天涯

满哥闯海南(13):同是过路,同做过梦,本应是一对

满哥闯海南(14):有酒有菜有朋友,好山好水好心情


本文独家冠名,请点击↓


厂子建设平稳推进,华工画的六个圈圈也已经修好了,只等设备到位。生哥通知,过几天就会来。


那天宝哥和武工刚刚吃过中饭,几辆大卡车就开到了厂里,宝哥一看,车上拉的设备破破旧旧,都像是簸箩货。武工解释说,这几车装备是从江西一个破产的冶炼厂拉来的,收拾收拾就能用了,主要是价格便宜,总共也没花到四万块。


两人安排工人卸了车,还真找到了些宝贝,其中有一些塑料管道,正好可以补充在华工的原始设计上省略的管路这一块。武工重新补充了设计方案,工人们照图安装施工,才一天时间,问题就来了——原来设备拆卸时有一些零部件丢失了,导致安装工作无法继续,只有找人把零部件配齐才行。


在这着急用人的当口,宝哥举贤不避亲,一下子就想到了光脑壳。光脑壳接到宝哥的电话时,正好在麻将馆输得眉闭眼闭,借接电话,脱身出来。电话里,宝哥要光脑壳先到厂里来,有事安排他搞。光脑壳晓得宝哥不得亏待他,答应下来。他找麻将馆老板扯了100块钱,就到南站坐大巴来投奔宝哥了。


光脑壳办事能力确实强,他拿着武工开的清单,一个星期时间,不光在株洲找到了所需配件,而且把整个零配件供应系统也摸了个清清楚楚。


武工十分佩服,问宝哥:“这样的人才,你是从哪里找得来的啊?”


宝哥笑答:“麻将馆。”


“啊!”武工当场目瞪口呆。


这样的人才从哪里找来的?


半个月以后,工厂设备组装完毕,原料也运来了几大车。开工那天,宝哥放了挂鞭炮,中午杀了几只鸡给大家加餐,就这样顺利投产了。技术方面有武工把关,宝哥十分放心。有什么跑腿的事情,自然就落在了光脑壳的身上。


几天后,宝哥正在办公室喝茶,光脑壳跑进来报告:“厂里来了个可疑的人,看来看去的,不晓得是搞什么的。”


“哦?这人在哪里?”


光脑壳指指窗外的大坪,宝哥望了过去,只见一个戴墨镜的胖子在底下四处张望,形迹可疑的样子。宝哥一挥手,两人就赶下楼去。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等他们来到楼下的时候,那胖子居然消失不见了。宝哥也是一头雾水,只道是这胖子跑得好快啊!


第二天,事情就有了答案,中午的时候,一辆依维柯开到了厂子里,下来几个穿税务制服的人,为首的那人,肥头大耳,满肚油肠的,正是昨天那个胖子。他一开口就是:“老板人呢?把老板叫来。”


宝哥一见来者不善,满脸堆笑地说:“领导,什么事情,我就是这厂里负责的。”


“你们这个厂子,什么时候开的啊?连我们都不知道,你们缴税没有?”


“领导,我们这里也是刚开工,产品还没有生产出来呢。税我们一定照缴。”


“我看这样,不管什么情况,你们先交个五万块。”胖子一幅高高在上,不容置疑的口气。


宝哥心里骂娘:“嬲!你何式不去抢啰,老子一毛钱生意都还冇做,就要交五万。”

他心里这么想,嘴上还是不能说,只有哭穷:“领导,我现在账上真的没有钱啊,您看这厂子投入这么大,我也没办法。再说这个钱是个啥名目哦?”


胖子冷笑一声:“预交知道不?没钱?你听好了,我明天还是这时候来,到时候不交,我让你好看。”说完,一甩手上车,扬长而去。


光脑壳问:“妈的,该是哪路神仙啰,开口就要钱?”


“我晓得一筒卵,背时咧。”宝哥愤愤的回答。


这胖子是哪路神仙?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宝哥只有给大毛联系,让他协调解决一下。下午大毛回信了,说胖子是镇上地税所的,是出了名的刺头。晚上镇长在机关食堂摆了一桌,到时候在酒桌上协调一下。于是快到饭点时,宝哥带上几条篮蒂巴芙蓉王和一对开口笑酒,和光脑壳出发了。


食堂里的大圆桌上摆了十几个菜,地上一个十斤装的塑料酒壶。镇长和胖子几个坐一边,宝哥这边就光脑壳和大毛。宝哥先给每人开了一根烟。


镇长对胖子说:“老何,我就不用介绍了,你们都见过面了,所谓不打不相识。既然能坐在一桌,那就是都是我的朋友,今天不谈工作,只喝酒,大家先把酒搞起来再说。”


宝哥闻言四下一看,局势就明了了,这一回摆明了就是斗酒的路数了。对面的镇长和老何加上一个镇办主任一看都是酒精考验的;自己这一方,光脑壳是个一杯倒,只剩自己和大毛。还没上阵就自损一将。


宝哥把酒端起正要敬酒,老何首先发难:“你这个长沙人,来我们这里开这么大的厂子,我都不晓得,你先干一杯再说。”


宝哥没奈何,二两一杯的米酒就灌了下去。老何见宝哥干了一杯面不改色,又说:“你们厂里还没有办税务证的吧?”


“办了,在县里办的。”


“那不是在我这里办的,县里是县里,我这里是我这里,你这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啊。”宝哥一听知道又是要罚酒,又干了一杯。


这杯酒下去,老何正准备说话。镇长连忙拦住:“老何,宝总也是我们镇上招商引资请得来的啊,你这个大炮可得休息一下了,要搞活地方经济,还得靠宝总他们,你可不能杀鸡取卵啊!”


镇办主任也跟着附和:“还是领导的政策水平高啊,老何我们可得把眼光放长远一点,才能跟得上领导的脚步不是。”


这一记马屁拍得镇长浑身舒坦,面露微笑。老何也只能点头称是。他对宝哥说:“宝总,你也坐下吃两口菜。”


“我没有事,来我们不打不成交,我还是敬你一杯。”


老何平时也爱喝几口,今天见宝哥喝酒的气势,倒有几分欣赏。他也干脆,端起酒杯,两人喝了一杯。


镇长笑着说:“这就对了,来来来,吃菜吃菜。”


接下来不出所料,光脑壳被一杯放倒了,只有宝哥和大毛立住了。大家你来我往不知道喝了多少杯。喝好了以后,宝哥一屁股坐到老何身边,趁机说:“老何,我给你准备了点土特产。”


老何醉眼朦胧的说:“好,我得说明一下,你那个五万块的事,先放一放是可以的,但不能不交啊。”


宝哥点点头:“放心,放心,我记得啰。”回过头暗骂:“妈的,老狐狸,还吊起我玩啊!”


镇长一看大家都差不多了,就提议散了吧。出了门来,宝哥对大毛说:“这事啊还没完,我看得找机会给老何下几剂猛药。”


得找机会给他下几剂猛药


大毛心神领会:“这事我来办。”


“别怕花钱,但又不能把他胃口搞大了,你得掌握好度啊。”


“放心,我自有分寸。”


第二天,大毛把“土特产”给送到了老何家里,后来隔三差五就约老何吃饭喝酒。老何也是个老油条,吃饱喝足了,也不提免了那五万块钱的事情,口径一直不变,就说是先放一放。搞得宝哥也是没脾气了,只有安排大毛每个月定期去给老何上几柱香。


一个月后,厂里生产在武工的管理下正常运转了起来。按照公司制度,每周四,各厂的一把手得回长沙开周会。这天周四,宝哥坐上了回长沙的大巴,山里面搞了几个月才回城,宝哥心里有些小激动。


一到公司,就遇到了慷慨哥,他现在是湘潭厂子的负责人,两人现在都可以称得上是公司里的一方诸侯了。两人打完招呼,约定会后一起聚聚。生哥听取了各单位的情况汇报,对宝哥和慷慨哥的新厂给予了极大的肯定。散会以后,生哥叫住宝哥和慷慨哥一路吃晚饭搞活动。


吃完饭,生哥照例提出去洗脚。宝哥脑壳甩脱:“老兄啊,莫每次都洗脚好不啰,我的脚都洗出脚气哒。”


慷慨哥也说:“董事长,我们也搞点年轻人的活动好啵?要不我们去泡吧啰。”


生哥拿出一代名流的派头,说:“那就听你们的啰,去一回。”


三人驱车来到了解放西路,那时候最火爆的就是魅力四射酒吧,有黑人表演还有跳艳舞的。在慷慨哥的提议下,三人进了魅力四射坐了下来,点了一打嘉士伯。生哥不喝酒点了杯茶,在酒吧里显得十分异类。


不一会,跳艳舞的韦小宝就上了台,那舞姿有种从骨子里透出来妩媚妖娆,生哥都看痴了。


当得知韦小宝是男人以后,生哥一口茶水喷了宝哥一裤子。接下来韦小宝玩节目的时候,生哥笑得前俯后仰的。


慷慨哥对宝哥说:“董事长咯回子算是上路了,以后估计也不得去洗脚哒。”


宝哥偷笑:“咯号路搞得像,以后我们就好玩哒。”


果然,经过这一次,生哥就从洗脚界跳到了酒吧界,每到周四散会就要去魅力四射酒吧,连酒吧老板Z姐他都混熟了,Z姐那扎两个冲天炮,一脸刮哒888的样子,宝哥一看到就躲,倒是生哥以茶代酒总要碰几杯,满脸真诚的样子,宝哥看了就想笑。


“老兄,你不怕她笑起来,脸上跌粉下来啊?”


“你懂么子,咯就是面子,晓得啵?”


“晓得,晓得咧,你郎家是一代名流。”


后来出了一件事,三人就再也不去魅力四射了。这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现在三人各有各的讲法,总之就是慷慨哥那天被韦小宝拉上了台,他也老老实实的配合了表演,最后被灌了一裤裆的冰块才下来。全场笑翻,慷慨哥也不愠恼,嘻嘻哈哈地就出了酒吧门,宝哥在地摊子上买了一条沙滩裤,给他套上。上面是衬衣,下面是沙滩裤,一副炭老倌的样子,生哥笑得差点岔了气。


对于这件事,宝哥的说法是慷慨哥自己举手自告奋勇上去的,而慷慨哥说是宝哥把他推上去的,生哥说这个事他没看清。反正从此以后,场子就换到了金色年华演艺吧。


宝哥在厂子工人里提拔了几个班组长,其中有个叫王木匠的,烧得一手好菜。每逢八号镇上赶集,光脑壳就去买点野味,叫王木匠下厨,吃了几回味道不错。宝哥就把他拉出来专门给自己、武工和光脑壳开小灶。


这下宝哥又过上了神仙日子,周四去长沙和生哥、慷慨哥泡酒吧,回得厂子里就吃小灶喝米酒,好一番逍遥快活。


好一番逍遥快活


宝哥把提炼的碳酸钴和贵金属一出货,他和武工一算帐,不到半年纯利几十万,但钱都是账上的数字,收到口袋里才做算。快到年底的时候,货款还只回来了一半,还有一半货款是从生哥的销售渠道出去的。宝哥每次跟生哥说起,生哥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反正是钱回不来。


宝哥跟慷慨哥一说,没有想到慷慨哥那的情况也是一样的。宝哥感觉不太好,这年底要分红了,没钱可是要出事的。


果不其然,事情就先从慷慨哥那出起了,王军为了要湘潭厂的分红,天天围着慷慨哥吵。他哪里知道账上有个大窟窿的事呢?就凭自己在计数器上算出来的数字,张口要20万分红。


后来没办法,生哥约起几个人在金牛角谈判,王军念了一晚上要钱,慷慨哥闷头不语,最后丢下一句:“算你退股,20万过几天给你。”掉头就走了。


原来,慷慨哥想到了收预付款的法子,凑了20万给王军。


王军拿了钱以后,找宝哥来喝酒。他说:“细老兄,我现在还要找个新项目搞下,钱放在手里会贬值咧。”


宝哥脑壳一转,计上心头:“你要不就把钱投到我们厂吧,我们新厂子效益不错啊!”


王军刚从慷慨哥那里挖了一瓢,其实早就算计好把钱投到宝哥这里再赚一笔。两人想法不谋而合,当即拍板成交。他哪里知道宝哥的算盘,这20万一到账,就被宝哥填了窟窿,当股东分红给分了,大家过了个好年。


宝哥每周回长沙都得坐大巴,还是不方便,于是给董事会打了个报告,申请买辆工作用车。生哥在金色年华演艺吧里,从挎包里掏出钢笔,大笔一挥给批了十五万。

慷慨哥说:“这是董事长不喝酒啊,要不然一顿大酒灌起,这数字后面会要添个零。”


宝哥晓得这是故意策生哥的,他只笑不做声。生哥说:“你净帮哒想好的,还买奔驰宝马咧。”宝哥接一句:“老兄啊,奔驰宝马我们是不敢想啊,就是那笔货款到底好久会回来啰?”


生哥眼睛盯着台上的舞蹈演员,自言自语道:“今天该杂节目有味!”


慷慨哥和宝哥对视一眼,得,这回又是白说了。


拿到钱,宝哥来到开福区分局旁边的汽车交易市场,看来看去,选了台东南菱帅,他把车标抠下来,贴了个三菱的标。开到县城里,反正也没人认得。


有了车跑起来就方便了。有空的时候,宝哥就去湘潭找慷慨哥玩。湘潭厂里招了几个大学毕业生,其中有个叫小东的,让宝哥印象很深,他高高瘦瘦,办事十分干练。一想到自己的手底下除了农民工,就是从麻将馆招来的光脑壳,宝哥不由感叹:同样是厂子,还是有差距啊。


湘潭去得多了,宝哥也渐渐对慷慨哥的过去有了些了解。慷慨哥出生在邵东的一个小山村,从小就以胆子大爱捣蛋闻名乡里,身为孩子王的他还带着一群小屁股,大伙都叫他“颠哥”。乡里邻居一没事就问他娘好久出去走亲戚,因为只有他娘带他出去走亲戚的时候,整个村子才能有片刻的安宁。


村子难得有片刻的安宁


就这么闹腾直到高中,那年高考居然放了个大卫星,一举考上了重点大学的冶金系。这真让人跌破眼镜,大伙都搞不懂这小子是什么时候看书搞学习的,平时都是偷鸡摸狗玩净的。


大学毕业以后,慷慨哥到浙江一家民营冶炼企业打工,工作中发现了氧化钴的销售终端在广东佛山,主要是烧陶瓷上色。他就把女朋友发得到佛山去开店子,摸清氧化钴的销售市场。自己则在浙江学习生产技术,为将来自主创业打基础。


后来遇到江少才被招回长沙,而自己女朋友还在佛山,单身汉一个的慷慨哥玩得灰直个喷,这一点上和宝哥很是合拍,两人在一起没事就喝酒唱歌。


这天,慷慨哥要宝哥开车一起去长沙,见一个大人物。宝哥好奇的问:“什么大人物啊?”


“我大学老师的老师,我的师爷,这可是国内业界顶尖的技术权威啊。刚刚从美国回来。”


宝哥吓得吐了舌头:“这么牛的专家啊,那我得去拜见拜见。”


两人马不停蹄赶到了岳麓山下的茶室,慷慨哥的师爷,大家都尊称为“教授”。他气宇轩昂,说起话来平易近人,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经过一番介绍以后,大家开始喝茶聊天,教授对慷慨哥和宝哥现在正在做的金属回收厂很感兴趣,他详细地了解了生产流程。然后说:“你们现在的项目,在我看来还在起步阶段,我这次回来要把国外工业化生产的先进理念引到国内来。城市废旧金属的综合回收在不久的将来,会是一个大的方向,错不了。再有国家已经在提出环保的概念了,以前那种作坊式的生产模式,将会要面临淘汰。”


教授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听到这里,宝哥深度认同,想想,自己厂子里的生产工业废水就直接排到了山下的小溪里,几个月前能轻易摸到的螃蟹和田螺都已经消失不见。一个念头在宝哥心里升腾起来:能不能按教授说的,把现在的厂子工业化环保化?未雨绸缪,只要这条路能走得通,那么就可以在下一轮产业淘汰中,站稳脚跟了。


教授给两人留下了联系方式,并说以后在技术上有什么难题,他可以帮忙解决。有了教授的这番说话,两人都深受鼓舞。


回到厂里,宝哥立刻找来武工,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武工也觉得这个路子对,于是就按照教授提出的方向,开始准备可行性研究报告。


时间到了2003年4月,地球的那一边发生了一件天大的事——美军入侵伊拉克。蝴蝶效应竟然波及到了山里的宝哥。由于金属钴是硬质合金的黏合剂,被国际上归为战略物资,这一打仗,价格就翻了四倍,厂里大赚了一笔。上一批进的原料已经快生产完毕了,趁着行情好,宝哥又要生哥发一批原料过来,没有想到生哥这次却要宝哥先把原料款打过来再发货,而且只字不提应收账款的事情。


这让宝哥很恼火,这批原料是他找胡司令开信用证搞来的,现在这种情况让他很疑惑——生哥怎么变成这样了?没办法,他只有和武工来商量,武工也表示无法理解。但他随后提了个建议:“下周,一年一度的全国镍钴工作大会,就要在昆明召开了。要不我们也去吧,到时候上下游的企业都会去,我们就可以在里面寻找原料供应商,做矿石提炼相比我们现在的原料,工艺上要简单,而且出品率还要高些。”


宝哥大喜,说:“武工,你这个提议好啊,这回要是办成了,我们在原料渠道上就不会受制于人了啊!”


“董事长那边是不是要说一下我们去开会的事情啊?”


“老兄那里,我去说吧,你准备一下,我们尽早出发。”


几天后准备上火车的时候,宝哥给生哥打了电话:“老兄,我和武工去昆明开会了啊。”


“你们俩去干什么啊?”


“老兄啊,从建厂到现在都冇歇下气,我带武工也是借开会,去玩一下噻。”


“好啰,早去早回啰。”


放下电话,宝哥对武工一笑:“搞定了!”


镍钴工作大会真的是大佬云集,来了不少国际贸易商,第一天展会,宝哥和武工收集了不少名片。由于行情暴涨,各生产企业的大老总都是豪气冲天,酒是餐餐五粮液,晚上是夜夜KTV。一掷千金的派头让宝哥咋舌,这钱来得太容易就不是钱了,那是纸。


一掷千金的派头让宝哥咋舌


后来几天大会就变成了喝酒大会和泡妞大会了。据说入住宾馆的夜总会里有个小姐,两天时间就挣了一套房。


会议结束的时候,会务组发了一本与会单位花名册,上面详细记载了各单位的联系方式。有了这本书在家里打电话,就能办好些个事情。相当于四千多的会务费就换回了这个宝贝。


会议结束,宝哥精心挑选了几家供应商,就带着武工直接去浙江、北京考察了一圈,这才回长沙。这一趟出去,收获颇丰,在北京和瑞士加能珂公司达成了从非洲刚果直接进口钴精矿的合作意向。这样一来就解决了原料的问题。用矿石提炼生产流程也简化了不少,出品率更是提高了。


生哥在邵阳的厂子由于合作到期,有一整套金属提炼设备空置起来,慷慨哥和宝哥都想要。自从2003年以来生哥由于欠应收账款的事,在厂子财务方面,生哥实际上已经指挥不动两人了。


调不动钱就调人,生哥把慷慨哥从湘潭的厂里调到了宝哥的厂里,又把武工调到了湘潭。这样一对调,这两个油盐坛子就凑到了一起,那套闲置的设备也一起过来了。厂子这样又壮大了,设备过来时是以工厂二期工程的名义进的场,县里的领导也刮目相看,原本以为厂子是一锤子买卖,没想到还来了个二期工程。县招商局在报告里大书特书一笔,厂子一期引入投资人民币一千万,二期工程人民币两千万,总共完成招商人民币三千万。提前完成年度招商计划,并且超额完成400%。


这份报告在县里引起了轰动,厂子也因此进入了县委张书记的视野。


武工去湘潭之前,把这一个多月费尽心血编写的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框架,交给了宝哥,并指出这个报告还有一些需要完善的地方。技术方面的事宝哥懂得有限,他把报告给慷慨哥看,慷慨哥被报告里翔实的基础数据惊住了:一个月的时间,这么多的数据收集,是一个庞大的工作量,对于他自己来说也不是个简单的活,何况是比自己大上十几岁的武工。


慷慨哥不由得感慨:“武工,你放心,这个报告余下的部分由我来补充。”


宝哥也说:“武工,你的心血不会白费的,我们这项目要是能成的话,一定会有你的位置。”


武工说:“两位都是干大事的人,以后有用得着我的时候,我随叫随到。”


王军得知厂子又扩建了,满怀欣喜的从长沙赶了过来。他自我感觉良好,认为年前入股的那20万又升值了。宝哥和慷慨哥陪他看看了厂子,又喝了几顿酒。厂里事多,两人确实是没时间,就把他打发到县城去了,要大毛带他去玩。


没想到王军在县城茶馆喝茶的时候,竟然用三寸不烂之舌策到了两个妹,就直接带回长沙,安排到了烈士公园南门的公园午夜KTV坐台。王军一没事就邀请生哥去捧场,生哥去得几回,就被拉下了水。这又从酒吧界混到了KTV界了,越陷越深。


这其中原因,大家也知道几分,从2002年年底以来,几处厂子出了问题,遍地开花的合作项目也是麻烦不断,生哥资金方面紧张到要拆西墙来补东墙了,每天电话接得最多的,就是要钱的。他也不方便在公司露面了,有事都是电话专线联系。再者家里后院也起了火,老婆天天吵吵闹闹,所以生哥只有来KTV躲清闲了。真是躲进包厢成一统,哪管春夏与秋冬啊!


躲进包厢成一统,哪管春夏与秋冬


宝哥和慷慨哥在山里埋头苦干两个月,才把厂子二期的事捋顺,可行性研究报告也作了个雏形出来,终于可以出山放松一下了。两人开着那台假冒三菱车就往长沙来。几十天没见生哥了,电话里一约,直接就约在了公园午夜KTV。


猛一见面,生哥的样子吓了两人一跳——满脸胡子,头发蓬乱的,就像被美军俘获的萨达姆一样,以前腋下的挎包也换成了一个鼓鼓囊囊的斜挎包,包上有很多小口袋。衣服也是皱巴巴的,没有了从前的范儿。


宝哥走上去:“老兄,你咯是何式搞的啰?”


“莫提哒,你嫂子不让我回屋咧。你看我只有把换洗衣服背起跑了。”


慷慨哥说:“冇事,老板,不回去最好,咯里有酒有妹有朋友,正好逍遥快活几天。”


三人进了包厢,王军已经安排好了,几个妹陪起,大家开始喝酒,慷慨哥数数生哥的包上大大小小正好九个口袋,于是挪揄道:“老板你现在升级了啊,以前是一代(袋)名流,现在正宗是喊九袋长老哒啦。”


生哥抱着妹,没空搭理他。大家哈哈大笑。一会儿,王军拿了一张房卡给生哥,生哥接过来,身边的妹一脸媚笑的搀起生哥,就往门外走。慷慨哥站起来喊了一嗓子:“恭送九袋长老上房冲喜!”王军笑得酒从鼻孔里喷了出来。宝哥笑不出来,看着生哥歪歪斜斜的背影,心里特别伤感:老兄啊,老兄,你要坚强起来啊!


老兄,你要坚强起来啊


宝哥计划在长沙呆几天,他要去拜访教授请教一些问题。同时师父给他打来了电话,告诉他一个不得了的消息:当年五一广场华艺商店的三个大师傅之一的甘哥现身江湖了,而且指名道姓地要约他们师徒俩吃个饭。


未完待续

  

跑哥:生于七十年代,长在五一广场,现居河西。从事销售工作,喜爱文学、音乐。爱交朋友,人称“交际花”。


投稿邮箱:13374644@qq.com

商务合作:微信1216352780电话13017296146

本文独家冠名,请点击↓


首页 - 故事长沙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