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最美的10首情诗,百年后再读,依然感动你我

08-17 08:08 首页 慢书房

『阅读本是寻常事,繁华静处遇知音』


百年前的情诗什么样?


是胡适的浅白悠长,还是徐志摩的炽热奔突?


是刘半农的情话呢喃,还是郭沫若的石破天惊?


不管是哪个都如此清浅、直接、深情


相识、相知、相恋、相离,字里行间


读来令人心碎动容……



1/10  相思


天上飘着些微云,

地上吹着些微风。


啊!

微风吹动了我头发,

教我如何不想她?

月光恋爱着海洋,

海洋恋爱着月光。


啊!

这般蜜也似的银夜,

教我如何不想她?

水面落花慢慢流,

水底鱼儿慢慢游。


啊!

燕子你说些什么话?

教我如何不想她?

枯树在冷风里摇。

野火在暮色中烧。


啊!

西天还有些儿残霞,

教我如何不想她?


——刘半农《教我如何不想她》



2/10  相忆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徐志摩《偶然》



3/10  相慕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

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默默地走近,走近,

又投出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个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消散了,

甚至她的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

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戴望舒《雨巷》



4/10  相悦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

种在小园中,希望开花好。


一日望三回,望到花时过;

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


眼见秋天到,移花供在家;

明年春风回,祝汝满盆花!


——胡适《希望》



5/10  相遇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卞之琳《断章》



6/10  相念


我不是不能用指头儿撕,

我不是不能用剪刀儿剖,

只是缓缓地、轻轻地、

很仔细地挑开了紫色的信唇;

我知道这信唇里面,

藏着她秘密的一吻。


从她底很郑重的折叠里,

我把那粉红色的信笺,

很郑重地展开了。


我把她很郑重地写的

一字字一行行,

一行行一字字地

很郑重地读了。


我不是爱那一角模糊的邮印,

我不是爱那幅精致的花纹,

只是缓缓地、轻轻地、

很仔细地揭起那绿色的邮花;

我知道这邮花背后,

藏着她秘密的一吻。

——刘大白《邮吻》



7/10  相爱

我们有时度过一个亲密的夜,

在一间生疏的房里,

它白昼时是什么模样,

我们都无从认识,

更不必说它的过去未来。


原野——

一望无边地在我们窗外展开,

我们只依稀地记得在黄昏时

来的道路,便算是对它的认识,

明天走后,我们也不再回来。


闭上眼吧!让那些亲密的夜

和生疏的地方织在我们心里:

我们的生命像那窗外的原野,

我们在朦胧的原野上认出来

一棵树、一闪湖光、它一望无际

藏着忘却的过去、隐约的将来。


——冯至《我们有时度过一个亲密的夜



8/10  相知

我们并立天河下。

人间已落沉睡里。

天上的双星

映在我们的两心里。

我们握着手,看着天,不语。

一个神秘的微颤。

经过我们两心深处。


——宗白华《我们》



9/10  相恋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

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

星子在无意中闪,

细雨点洒在花前。


那轻,那娉婷 你是,鲜妍

百花的冠冕你戴着,

你是天真,庄严,

你是夜夜的月圆。


雪化后那篇鹅黄,你像;

新鲜初放芽的绿,你是;

柔嫩喜悦水光浮动着你梦期待中白莲。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是燕在梁间呢喃,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林徽因《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10/10  相离


我的所爱在山腰;

想去寻她山太高,

低头无法泪沾袍。 

爱人赠我百蝶巾;

回她什么:猫头鹰。

从此翻脸不理我,

不知何故兮使我心惊。

我的所爱在闹市;

想去寻她人拥挤,

仰头无法泪沾耳。

爱人赠我双燕图;

回她什么:冰糖葫芦。

从此翻脸不理我,

不知何故兮使我胡涂。

我的所爱在河滨;

想去寻她河水深,

歪头无法泪沾襟。

爱人赠我金表索;

回她什么:发汗药。

从此翻脸不理我,

不知何故兮使我神经衰弱。

我的所爱在豪家;

想去寻她兮没有汽车,

摇头无法泪如麻。

爱人赠我玫瑰花;

回她什么:赤练蛇。

从此翻脸不理我,,

不知何故兮——由她去吧!


——鲁迅《我的失恋》



点击阅读原文

重温民国的记忆


—FIN—


图文丨网络

排版 | 江月


首页 - 慢书房 的更多文章: